歌子鸽子.

emmm这里歌子♪ 有小可爱扩个列吗quq

<维赛>七夕的准备


晚来的七夕文quq
略ooc
私设有
文笔渣quq

本来昨晚码的文结果睡着了orz

七夕前夜。
 
赛科尔坐在屋顶上,仰头望着天,自己和某位维大少已经在一起一年多了,却没干过什么情侣应该享受的事情,上一次的七夕还是在任务中度过的。
 
---这个七夕正好放假,应该能和维鲁特好好过个属于情侣的节日了吧,但是该怎么过呢

赛科尔皱着眉头,没有任何思绪,毕竟自己对这方面没什么经验。

要不去找个“顾问”吧

赛科尔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。

 
说找咱就找,赛科尔就稀里糊涂地来到了格洛丽娅的工坊门前。
 
也许这家伙会靠谱一点吧?
 
赛科尔这么想着推开了大门。

“抱歉,今天我们不接单了”里面传来了慵懒的女声“这位客人,请你...?赛科尔?”声音到最后拔高了几个高度,带了点意外的味道。
格洛丽娅从工作台下来,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赛科尔:“你居然会来我这,可惜我的单已经满了哟”

“我可不是来订东西的”

“哦?说吧,是什么其他事需要我来帮助赛科尔大少爷你的”
少女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有些犹豫的少年

“我的时间不多你快点说吧”

只见赛科尔支支吾吾地想说什么,最后却涨红了脸。

少女挑挑眉,转头往墙上的机械表看了看
“说起来明天就是七夕了,你是来问我关于这个的吗?”

赛科尔愣愣地点头,磕磕绊绊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

“嗯...这样啊”少女眼中闪过狡黠的光“来来来,我跟你说,你这样...”

“这样真的可以让维鲁特和我一起过七夕吗”“听我的,准没错”少女调皮地眨眨眼

七夕。

赛科尔有些烦躁地在屋中走来走去,心中将格洛丽娅说的计划演习了几百遍,心里还是有些虚。他又看了看格洛丽娅今天寄过来的包裹,格洛丽娅嘱咐自己别拆开。看着礼盒华丽的包装,赛科尔掂了掂礼盒,似乎装的挺满?应该是什么食物之类的吧

于是赛科尔便心大地不去想这里面到底是什么

晚上
  赛科尔来到了维鲁特的房间门口,敲了敲门,然后将手中的礼盒藏在身后。
维鲁特一打开门,便看见门前有一只快炸毛的小猫。

赛科尔眼一闭心一横“七...七夕快乐”然后迅速亲上维鲁特的脸颊,递上礼盒。
这样,就可以了吧?赛科尔心中暗暗松了口气,做这种事情真是...

维鲁特没想到会是这个发展,在愣了几秒后,他扯开嘴角笑了笑“嗯,七夕快乐,这是给我的?”维鲁特接过礼盒,坐到桌边打开。

看到里面的东西,维鲁特眯了眯眼,眸中闪过危险的光。

“你送我这个是什么意思”
“就是那个意思啊...?”

此时,赛·不知道发生了·科·懵逼·尔想凑上去看看格洛丽娅替自己准备的礼物到底是什么,“等等,维鲁特?你...你干嘛?!”
赛科尔被维鲁特逼到床边“我艹维鲁特你到底要干嘛”

干你啊”维鲁特玩味地看了看赛科尔,晃了晃手上的小盒子“这不是你的意思吗”
赛科尔这才看清楚那礼物是什么并意识到了一件非常严重的事

---自己找的“顾问”真的极其不靠谱啊!!!

“那啥,我解释还来得及吗”

“来不及了”

于是赛科尔如愿以偿地和维鲁特过了一个美♂好♂的七夕。

“叮,你的客户维鲁特少爷对此次七夕服务表示五星好评☆”

隔天早上
赛科尔迷迷糊糊醒来,看了看旁边的维鲁特,想起了昨晚的惨痛经历,哀嚎着揉了揉腰

“本大爷真是上了你的贼船qaq”

“反正你也下不去”

“你怎么知道本大爷敢不敢下?”

“你会游泳?”

“...”

“哦”

emmm那个小礼盒里塞满了泡沫然后装了个...嘿嘿嘿(滑稽)

#邬松#很久之前就想写的小段子orz

有ooc
cp武松...emmm 邬松
如有雷同...我我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quq

“班小松!”
“到!”
“我好看吗”
“好看”
“那你继续看吧”

“班小松”
“到?”
“我...好看吗”
“好看呀”
“我这么好看那你亲我一下吧”
“好...诶???”

“班小松!”
“到,不用问了,好看!”
“很好,我奖励你小蛋糕吃...”
“邬大爷我是惹到你了吗QAQ???”
“对啊 你   惹   到   我   了:)”

“班小松!”
“到!”
“嗯我知道我很好看了”
“???”

“媳妇!”
“到!...???等等我干嘛要喊到”

童:我果然是世界第一好看做小蛋糕第一好吃的人!
松:今天吹童了吗?哦有人替我吹了。

#戴亚#没错又是小段子

ooc大概。
小学生文笔XD
cp看标题

“嘿呀,为什么这个魔法老是失败”亚可挥舞着魔法棒,眼看就快要抓狂。
“亚可你...”旁边的戴安娜无奈地想要出声提醒某只炸毛的小老鼠。
“别说话,我自己来!”亚可很不服气。
“那个,亚可你...”
“嗯?咒语没念错啊”
“亚可...”
“难道是我姿势不对?”
“亚...”
“哦哦哦哦是我气势不对吗!”
“不是亚可,你魔法杖拿反了。”
“...”
“???”
亚可:笑容逐渐消失.jpg

#嘉金##金嘉#脑洞小段子(颓废)

小段子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ooc
cp嘉金好像又是金嘉???

“假的螺丝(x划掉  嘉德罗斯,你的脸鼓鼓的好像包子啊...”
“渣渣你说什么!!??”
“好可爱....啊不什么都没有!”
“...哼”嘉德罗斯别过脸。
“啵叽~”某只金作了大死亲了上去,意识过来自己到底干了什么之后,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准备跑走。
“你你你!!!???”嘉·懵逼·九岁转过红透的脸“有那么像包子吗?”
金:“???螺丝你重点不对啊”